第19章思念_宋若谷你这个变态我喜欢你
笔趣阁 > 宋若谷你这个变态我喜欢你 > 第19章思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章思念

  宋若谷你这个变态我喜欢你!

  我竟然有点思念宋若谷。

  刚回家那几天我忙于纵情吃喝也没觉察出什么来,但是除夕那天这小子的一条祝福短信挤进我那乱糟糟的收件箱,一不小心就刷出了一点存在感。

  短信一看就是随便找了个模板然后群发的,比起那些卖萌的、耍宝的、文字游戏的,并不很惹眼,不过语气很亲昵,就好像我们俩有八辈子的交情似的。

  史路说过:闷骚的人从来都是,说出来的话很闷,打出来的字很骚。

  我把这条短信转发并且群发了,但是我一时脑残,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我忘了把宋若谷的名字改成我的了……

  然后我就被群嘲了。回复的人中除了例行对我的智商表达怀疑和忧虑之外,还有顺着这条短信嗅出八卦的气息并一路追问的。

  宋若谷发来了一串幽怨的省略号。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条短信并不是什么模板,而是某脑抽外星人绞尽脑汁编出来单独发给我的。我对此表示深深的羞愧,不过那时候我们已经在一个锅里吃饭了,所以我很快把自己给原谅了。当然,宋若谷坚持惩罚了我,至于惩罚方式,呵呵……

  此时我看着那串省略号,才发现我犯的另一个严重错误,我刚刚好像,嗯,把这条信息原封不动地发给了宋若谷?

  我顺着这个内涵丰富的标点符号联想到宋若谷此时的表情,不屑,不满,不以为意?还是笑眯眯地思考要怎么整我一下?

  我的思想随之开闸泄水,无限发散,进而各种各样的宋若谷涌入我的脑海,微笑的宋若谷,生气的宋若谷,傲娇的宋若谷,憋坏水儿的宋若谷,面瘫毒舌的宋若谷……

  最后画面定格为裹着浴巾慢吞吞地吃佛跳墙的宋若谷。

  有些事情你回忆的时候,才会发现人的脑细胞竟然能如此强悍,把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它们仿佛精心制作的高清电影,一帧一帧地缓慢播放,把那些你看到的,你忽略的,甚至你故意回避的,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你面前。

  我妈回到家时,发现她女儿正对着一串省略号流鼻血。

  她惊叫一声,吓得我血液几乎逆流,鼻血就这么给憋回去了。我强自镇定地抽了桌上的纸巾擦着鼻子,从专业的角度上找理由安慰她,“没事儿,冬天太干,毛细血管容易破裂。”

  我妈很不安,非要拉我去医院,这大过年的我自然不愿意这么劳师动众,于是拼命反抗。

  她只好拿过来我的手机,“不行,我得看看你手机里有什么重口味的东西。”

  “妈,我已经成年了。”

  “别说成年,你就算成亲了,我也是你妈。”她理直气壮地翻着,手机用得比我都熟练,先把视频找了一圈,再找图片,最后她成功找到一张儿童不宜的照片,要和我进行一番深入探讨。

  照片的背景是一张白色的床,一个男人躺在床上,上衣撩起,露出腹肌。其实这张照片还好,暴露得不算多,但是那个场景,那个氛围,实在很容易让人想歪。

  这是宋若谷用我的手机强行拍的那张照片,说实话我之前看了这张图片也没什么感觉,现在一看竟然又有流鼻血的冲动了,惭愧惭愧。

  我妈福尔摩斯附体,仅仅通过这样一张照片就推断出我和男生开过房。我必然不能承认,关键她理解的那个开房和我做过的那个开房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于是我们就“有没有和男生开房”这一问题亲切讨论起来,争论的焦点随之过渡到“我能不能和男生开房”,然后两人针对“女生的婚前性行为”这一问题交换了意见,最后,她给我开了一堂生理卫生知识普及课。

  最最后,是我爸拯救了我,他一进门就喊饿,我妈也就想起来这世界上还有“晚饭”这么个东西,于是意犹未尽地奔向了厨房。我爸坐在沙发上,一低头看到手机上那张腹肌图。

  为小肚腩而自卑的某中年男人默默地别过脸。

  事实证明我妈的记忆力还是很强大的,她并没有把下午那事儿就着晚饭吃了,而是继续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由于中途被打断,所以她干脆从头来过。

  我……

  最终助我脱离苦海的是强大的春晚,虽然这台晚会年年都有人骂,但我妈依然是它的铁杆粉丝,而且她看的时候旁边还必须有我和我爸护驾。一连看好几个小时的春晚那是相当耗费体力和脑力的,新年的钟声敲响时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脑子有点木。

  窗外绽开大朵大朵的绚丽烟花,手机叮叮当当地响个不停,许多人都趁这个时候发送祝福。

  我摸过手机,解锁之后映入眼帘的是某人的腹肌,鬼使神差地,我拨了宋若谷的电话。

  才响了一声,那边就接通了,“喂?”他的嗓音低沉,伴着呼呼的风声。

  我张了张嘴,竟然不知道说点什么。

  “纪然,你不会打错电话了吧?”似笑非笑的声音。

  “不是,就是想和你说一句,新年快乐。”

  他低笑着,听起来心情愉悦,“嗯,你也是,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我又不知道说什么了。这时,手机中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应了一声。我说道:“那就这样,好好过年,开学见。”

  “等一下,纪然。”

  “嗯?”

  “你是不是想我了?”他调笑道。

  “其实,宋若谷,你说得对。”

  “真的?”他的笑声低沉柔和,带着泉水般的温润。

  “我确实打错电话了。”

  “……”

  那之后我和宋若谷没再联系,我偶尔去他的各种社交网络上点评几句点评几句,他竟然还不理我,看样子是真的不高兴了。这人什么时候这么经不起玩笑了,切!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9second5hour.的地雷,么么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