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公布,洞房!_这个天师不正经
笔趣阁 > 这个天师不正经 > 第186章 公布,洞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6章 公布,洞房!

  第186章公布,洞房!

  灰山老妖听到自己不用死,那一对小眼睛中都绽放出了光彩。

  它忍不住转头看向徐阳,却发现徐阳正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自己,脸上还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这让灰山老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不由想到了那日引徐阳入梦后发生的一切!

  那一柄大锤。

  那宛若恶魔、变态一般的笑容、行径……

  它的瞳孔再度收缩,大叫道:“不……”

  “不要将我交给西北锤王!”

  “王部长!”

  “王大人,你杀了我吧,你乃是大夏第一强者,死在你手中我也算无悔了!”

  “叮!”

  “灰山老妖受到了惊吓,功德值+100,体质+1,造梦术+1。”

  “叮!”

  “灰山老妖受到了惊吓,功德值+100,体质+1,造梦术+1。”

  “叮……”

  只是一瞬间,便有连续10道系统提示音在脑海中响起,徐阳只觉得自己体内气血奔腾,一阵噼里啪啦的筋骨齐鸣声传出,似乎肉身的力量和强度都提升了不少!

  他看向那灰山老妖,笑意更浓。

  果然……

  留下这家伙,是个正确的选择,正所谓胆小如鼠……自己都还没动手呢,它便要吓尿了!

  而灰山老妖看到徐阳面上的笑意,一时间更加惊惧了,它跪在地上,往前挪去,想要抱住王侯的腿,王侯腿一抖,冷冷道:“滚!”

  噗!

  灰山老妖这位妖王,口喷鲜血,肥硕的身体径直滚到了徐阳脚下。

  王侯出手的力度分寸把握的非常好,这一下抖腿并没有杀死灰山老妖,却让它陷入了昏迷,一身妖气也被镇压,一时半会儿根本醒不了。

  现场的宾客们吓得慌做了一团。

  台上跳着热舞的女主播们腿都软了。

  今天一夜,所见所闻,简直太过匪夷所思,彻彻底底颠覆了她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而另外一边。

  赤炎鬼王听到“王侯”的名号之后,眼中闪过了一抹忌惮之意,他身侧其余六大鬼王也是纷纷大惊,那饕鬄鬼王更是道:“王部长,徐大师,你们不要误会……我和赤炎并不是一伙儿的。”

  他一翻手取出了几锭大金元宝,道:“我是来吃……不,我是来参加婚礼的,这份子钱在哪儿随呢?”

  砰!

  王侯手掌轻轻一翻。

  天地间,顿时一张元气大手落下。

  并没有想象中惊天动地的威能,也没有地动山摇的大动静,元气大手落下的位置,甚至连尘土都没能扬起,地上也未曾留下大手掌印之类的痕迹。

  然而,饕鬄鬼王却没了!

  是的!

  完完全全的蒸发,就连一缕阴气都未曾留下!

  赤炎鬼王瞳孔一缩,失声叫道:“陆……陆地神仙?”

  他一转身,化作一缕阴气便要遁走,然而尚未飞出十米,便感觉身后一股巨大的吸了传来,化作的阴气不受控制的倒飞,最终落入了王侯的手掌中显形,2米多高的大个儿,变得只有2寸多高。

  他惊恐大叫道:“不,你不能杀我,我乃是西夏鬼市的管理者之一,你若杀了我,鬼市之主不会放过你的。”

  “鬼市之主?”

  王侯笑道:“若是之前,我或许还会忌惮几分,如今我已是陆地神仙,你觉得我会怕鬼市之主?”

  他轻轻一捏。

  噗嗤!

  赤炎鬼王化作了一缕青烟飘散,只留下了一枚圆溜溜的珠子在王侯手心。

  他将珠子轻轻一抛,扔给徐阳,笑道:“我最近一直在宗圣宫修行,未曾准备什么贺礼,便借花献佛,这一枚凝魂珠就当做给你的新婚贺礼吧。”

  徐阳接过凝魂珠,看着那化作青烟消散的赤炎鬼王,心中有些肉疼。

  可惜了……

  刚刚那赤炎鬼王恐惧的情绪太明显了,可惜并非是自己“吓”的,功德值算不到自己的头上。

  饕鬄鬼王、赤炎鬼王灰飞烟灭,灰山老妖被生擒,剩下的五大鬼王和诸多红衣、厉鬼吓得要死,各展手段,四散而逃。

  王侯不紧不慢,一步跨出。

  下一刻,他已来到了那些阴魂厉鬼的中央。

  他脚踩虚空,凌空而立,看着那四散而逃的阴魂厉鬼也不追击,只是身上的气势和气血之力,却是迅速攀升,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绽放了出来!

  普通人并不能感应到什么。

  但是这一刻在场的所有武者、道修都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夜空中仿佛出现了一颗炙热的太阳一般!

  徐阳暗暗开启“天眼”,便看到王侯整个人周身的气血之力宛若太阳光一般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身上那恐怖的武道真意席卷四方。

  但凡被他的气血之力和武道真意波及到的阴魂邪祟,便犹如积雪遇到了炙热的阳光一般,迅速消融,无论是小鬼、厉鬼亦或是红衣、鬼王,在王侯的气血之力和武道真意的席卷之下,都无法坚持到三秒!

  就连徐阳,都被刺的有些双眼胀痛!

  若非他已修炼成了“天眼术”,而是依靠“天眼符”来开天眼,只怕这一看,眼睛又得失明!

  “啊啊啊啊!!!”

  “要死了要死了!”

  “饶命啊!”

  “快逃,快逃,这个人类太强了!”

  夜空中,群鬼哭爹喊娘,有鬼往地下钻去,有鬼慌不择路往农家乐方向跑来。

  诚明真君白须吹动,轻轻挥手,顿时夜幕中一片道光光幕升起,化作阴阳八卦悬浮于空,轻轻一转,所有飞向农家乐方向的阴魂厉鬼被那阴阳八卦一卷,纷纷灰飞烟灭。

  “无量天尊。”

  诚明真君目露慈悲之色,道:“人鬼殊途,阴阳两道,尔等既已身死,便不该逗留在人间作恶……上天有好生之德,贫道便送你们上路吧。”

  足足上千只阴魂厉鬼,七大鬼王、一大妖王,只不过顷刻间便死伤殆尽,只剩下了被镇压的灰山老妖。

  王侯飞回,与诚明真君等人重新进入了包间。

  外边,诸多来宾、阴魂们则是一脸的震惊之色,久久难以恢复平静。

  徐阳招呼一声,众人这才重新吃起了席。

  舞台上。

  音乐声再度传来,一位位女主播却是有些腿软,徐阳当即将岳绮萝从鬼市青楼中请到的那群能歌善舞的女鬼请了上去,一时间古筝、琵琶、玉箫等各种古典乐器奏响,九位身形妙曼身着薄纱的女鬼随声起舞,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一场别开生面的结婚典礼,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才结束。

  诸多阴魂散去。

  前来参加婚礼的一些普通宾客,也被徐阳安排的车辆送回了吴城。

  农家乐里。

  杨万城招呼着那些厨师和服务员开始收拾起了剩菜卫生和桌椅板凳。

  包厢内。

  只剩下了王侯、诚明真君、徐阳三人。

  诚明真君今日喝了不少酒。

  他是宗圣宫老祖宗,而宗圣宫则属于“全真教”,是不能结婚、抽烟、喝酒的。

  这个规矩,是全真教祖师“王重阳”所定。

  王重阳将人的七情五欲视为成仙证道的障碍,要人“把七情五欲都消散”,“脱人之壳”而“与天为徒”,方才能成仙证道。

  全真教的教规之中,便有王重阳留下的一句话,称:凡修道之人,必先断酒色财气,攀援爱念,忧愁思虑。

  处机奉答成吉思汗时称:“学道之人,世人爱处不管,世人住处不住,去声色,以清静为娱;屏滋味,以恬淡为美;眼见乎色,耳听乎声,口嗜乎味,性逐乎情,则散其气;而气散则体衰夭亡,死后还要沉于地为鬼。”

  意思就是修道之人,要戒色、戒欲、戒酒,否则难以成道,死后还会化作恶鬼。

  这种教规,是否有理可循暂且不提。

  反倒是诚明真君称他喝的是“喜酒”,道:“回族的教条是不可以抽烟的,可回族的阿訇又说,结婚的喜烟是可以抽的……你这是喜酒,喝几杯喜酒,并不算破戒。”

  他捋着胡须,笑道:“更何况如今时代已经变了,我全真一道的教规的确有许多不合理之处,许多东西,也该变通一下了。”

  三人一连喝了几杯。

  门外,杨万城又送来了几盘下酒菜。

  王侯吃着下酒菜,道:“诚明前辈,如今我已突破到了陆地神仙之境,能否威压江湖?”

  “你小子!”

  诚明真君忍不住摇头苦笑:“你为何天天想着要威压江湖?这江湖纷乱,却也不一定是件坏事……有竞争才有进步,否则江湖死水一潭,如何能诞生出高手来?”

  “江湖纷乱,对武林来说的确是好事,可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却并不算一件好事……况且国家准备大力普及武道、道法,这便需要各大武林世家、门派、诸多道门的支持与协助……若我不能威压江湖,诸多门派岂能答应?”

  “你真准备公开了?”

  诚明真君面色微动。

  而徐阳也是忍不住放下了筷子。

  王侯笑道:“此事我已准备了十年,只是当时我力量不足,不能实现……如今各地诡异事件越加频繁,天地大道越发清晰,在未来,定会有巨大的变故发生,百姓们不该一直活在谎言之下。”

  他顿了顿,又道:“更何况……以如今的局面来看,恐怕也瞒不了多久,各地诡异事件频发,导致许多百姓人心惶惶,与其如此,不如彻底公开,开办武校道院,促进全民修行,以我大夏十四亿人口的根基,必定会有一批天才横空而出!”

  诚明真君想了想,道:“你放手去做,我全真道必然全力支持。”

  一直到午夜12点。

  王侯与诚明真君方才离去。

  离开之前,王侯让徐阳带来了几位新娘子。

  将柳诗诗等人带来,介绍道:“几位娘子,这位乃是我大夏第一武道强者,灵管局创始人,陆地神仙之境的王侯王部长!”

  几女纷纷敬酒。

  便是一向无法无天的云梦溪都表示的十分乖巧。

  陆地神仙……

  便是放在当年他全盛时期,那也是江湖绝顶人物,一只手就能锤死她!

  徐阳又指向诚明真君,道:“这位是宗圣宫老祖宗诚明真君老前辈……”

  一听到“真君”两个字,云梦溪等几女又是眉头一跳!

  陆地神仙,真君,如此境界,等同于“鬼仙”之境,如今人间,居然有这等强者?

  “不错,不错!”

  王侯喝完酒,笑道:“如今西夏地界,阴魂邪祟强者死伤殆尽,剩下的诸多阴魂厉鬼若无人统治,恐怕会生出乱子来,你们都是西夏本地鬼怪圈中的高手,我希望你们可以抽空安排人手,一统西夏鬼怪圈,如此一来,西夏一地,便可高枕无忧。”

  岳绮萝开口道:“王部长放心便是,我早已安排妥当,最多三日……这西夏地界不听话的阴魂邪祟便会尽数除去,从此之后,西夏地界阴阳两道互不干扰……若有不知死活的阴魂邪祟祸乱人间,我甚至可以安排手下阴魂与你们灵管局联合抓捕它们。”

  “如此甚好!”

  王侯大喜,笑道:“若是大夏各省都能如此,那我大夏百姓,何惧阴魂邪物?”

  他话音一转,又道:“好了,我们就不赖在这里,打搅你们洞房了……”

  说罢,两人飞入夜空离去。

  徐阳看着几位如花似玉的老婆,嘿嘿笑道:“五位娘子,你们且先稍等片刻,咱们马上回家洞房!”

  他来到厨房,找到了杨万城,取出一张卡递了过去,道:“这卡里有500万……”

  杨万城一听,立刻将卡推了回来,道:“能为徐大师办事,是我的荣幸,哪有收钱的道理?”

  “那些烟酒食材,也是花了钱的不是?”

  徐阳笑道:“收下吧,这才多亏了你跑前跑后,否则我的婚礼也办不了这么圆满……等以后我再结婚,还来你这儿!”

  杨万城:“………”

  他张了张嘴,心中一阵卧槽!

  这徐大师,真是个猛人!

  都娶了五个了,以后还娶?

  徐阳又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10万现金,道:“今天厨子们和服务员都忙坏了……这点钱你回头帮他们分一分,权当是奖金。”

  他开着车,载着五位新娘子回到别墅时,已经快凌晨1点了。

  一回到别墅,五女便嗖的一下没了踪影。

  徐阳一阵愕然。

  他取出一张“净身符”往身上一贴,免去了洗澡的麻烦,来到云梦溪的房间门口,却见房门紧闭,敲了敲,房间内云梦溪骂道:“敲什么敲?老娘今日身子不方便,你去找其他姐妹吧!”

  他又先后来到了杨茵、岳玉萝、岳绮萝的房间,结果无一例外,都被推了出来。

  徐阳大怒!

  妈蛋!

  刚娶到家里就造反?

  不过当他看见柳诗诗的房间半掩的房门时,便明白了几女的用意,当即翻手取出一瓶拉菲,两个酒杯,推门走了进去。

  …………

  PS:好吧,第一更想多写点的,一看时间超了10分钟了,先就这4000多字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