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有问题的房间_神秘复苏
笔趣阁 > 神秘复苏 > 第1023章 有问题的房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23章 有问题的房间

  第1023章有问题的房间

  杨间和李阳很顺利的来到了邮局的五楼。

  五楼和之前的一到四楼略微有些不同,这里因为是最后一层了,所以楼上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东西,只有一个没有窗户的屋顶,而屋顶下面是一个大厅,围绕着大厅周围的是七个房间,房间和楼下的房间是一样的。

  501502以此类推。

  大厅里面此刻空无一人,昏暗压抑,只有微微发黄的灯光亮起。

  五楼的信使很少有聚在一起的时候,因为他们的送信任务间隔时间太长了,一封信间隔一年,所以导致大部分时间五楼都是空置的,很少可以见到其他的五楼信使。

  杨间不是送信任务期间来到五楼的,而是燃烧信纸主动进入五楼的,所以他也无法撞见同样送信的五楼信使。

  至于那个柳青青,想来暂时也不会进入五楼,除非她的送信任务出现才有可能出现在五楼。

  “一个人都没有,五楼的信使肯定不会长时间逗留在这个楼层,而且由于信使身份的特殊性,估计五楼的信使都会隐藏自己的身份在外面生活,想要逮住一个五楼的信使从他们身上获得情报只怕没那么容易。”

  李阳打量了一下周围说道。

  不管是进入邮局的哪一层,情报和信息的获取是最重要的。

  杨间和李阳第一次来到邮局五楼,想要快速的获取信息最好的方法就是从信使身上下手。

  之前几次,三楼也好,四楼也好,都碰到了信使,但是这一次似乎比较倒霉,没有碰到五楼的信使。

  “不急,四处看看。”

  杨间手持发裂的长枪,神色凝重,一只手拎着一个玻璃瓶,然后走进了五楼的大厅。

  李阳也抱着那个装着死人头的玻璃瓶跟着。

  两人没走几步,身后那扇老旧的木门就突然砰地一声关上了。

  一关上门杨间就立马感觉不对劲了。

  周围发黄的灯光闪烁,一股说不出来的灵异力量干扰着周围的一切,整个人的感知都受到了影响,人的意识在这一刻模糊了一下。

  不过这种影响来的快消失的也快。

  仿佛都是错觉一样,下一刻又一切正常了,周围的灯光不再闪烁,那种强烈的灵异干扰也消失不见了。

  杨间皱了皱眉。

  虽然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但是他可以肯定,刚才的时候他的确是受到了某种灵异干扰,这种干扰不是针对个人的,而是针对周围的环境。

  似乎在这一刻,他们进入了某个更深层次的灵异空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五楼。

  毕竟邮局五楼只是一个名字,这里可以叫五楼,随便弄个灵异空间也可以叫五楼,所以这一刻杨间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邮局里面,所谓的邮局五楼会不会是另外一个灵异之地?邮局的楼梯就像是一条连接灵异之地的路。

  但这种想法出现在脑海之中没有一会儿,杨间就被大厅墙壁上的一些东西给吸引了。

  是油画。

  邮局的一楼大厅有一幅幅油画,这五楼的大厅墙壁上也挂满了油画。

  所有的油画似乎都出自一个人的手中,是同一种风格,黑暗,压抑,明明是一幅正常的风景画,却透露出了一种阴森诡异的感觉,不过这里的风景画并不多,大部分的都是人物画像,这些画像新旧不一,画像之中的衣着,装饰也相差很大。

  有的人物画像的衣着风格像是七八十年代的,有些却像是现代风格的,还有些甚至更老旧一点,穿着大褂,应该是民国时期的装束。

  画像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青年,有美女也有凶恶之人,相貌,神态各不一样。

  如此众多的画像以及各不一样的气质风格,这显然不可能是凭空画出来的,而是参照了真人才能画出来的。

  杨间靠近一副画像,伸手摸了摸,然后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一股熟悉的味道。

  “和鬼画上透露出来的味道一样,和之前推测的一样,鬼画就是出自邮局。”他心中暗道:“而且很有可能就是邮局五楼遗失的一副画。”

  他扫看了这些画像。

  心中想象着如果鬼画出现在这里,并且挂在这里的话,会不会显得特别的突兀?

  答案很显然。

  一点都不突兀,鬼画的作画风格,还有款式都和这里的画一模一样,而且鬼画也是人物画像,所以挂在这里的话简直就相当于物归原处。

  “队长,这些画看上去很不寻常,给人的感觉很不安,似乎涉及一些灵异力量。”李阳皱着眉,他也见过鬼画,心中的担忧在被放大。

  “至少暂时不会有危险,时间还没有到六点,邮局没有熄灯,就算是有鬼暂时也不会出来活动。”杨间看了看时间。

  现在是五点半。

  还有半个小时到六点,在那之前只需要找个房间呆着就行了,因为邮局内房间里是安全的。

  两人继续观察。

  忽的。

  李阳又喊道:“队长,你过来看看这幅画,是不是很像你。”

  “什么?”

  杨间立刻收回目光,向着李阳快速走了过去。

  此刻李阳盯着墙壁上的一幅画显得有些错愕,他指了指上面的一幅画。

  的确让人感到错愕,因为画像之中的男子穿着一件旧款的西装站在一条马路上,背后是一个若隐若现的村庄,而这个男子的相貌竟和杨间有七八分相似。

  杨间目光立刻一沉,他认出了这幅画像。

  “这不是我。”

  “不是队长,那是谁.”李阳诧异道。

  杨间道:“是我父亲,这是我父亲的画像,画像之中的那条路我认识,是我老家进村的马路,背后的村子就是我老家,虽然画的模糊但是我还是可以认得出来的。”

  他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自己的父亲的画像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以前也进入过邮局的五楼?

  “似乎不仅仅只是我父亲的画像在这里。”

  蓦地,杨间在自己父亲画像的旁边还看到了一副画像,那是一个穿着蓝色碎花裙的女子,梳着一根辫子,看上去非常年轻,只有二十岁不到,这个女子身后的背景却是民国时期的建筑,显然这个女子也是民国时期的人。

  他认得出来,这女子是父亲的表妹,那相貌是不可能认错的,因为现在这个女子还生活在老家。

  “这下似乎有意思了,画像中的女子是民国时期的人,档案之中的表妹杨园园是八十年代的人,并且溺亡了,现在还有一个一样的人活着。”

  “民国时期,四十年前,现在。三个时间段,三个身份,一个模样,她简直就像是活了三世一样,我现在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还留下这么一个特殊的人在老家了,她身上的确有很大的秘密,牵扯到很多的事情。”

  杨间若有所思。

  他觉得自己父亲生前和这个女子有着很大的牵扯,只是这一切的陈年往事都随着自己父亲的死亡彻底的埋葬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虽然杨间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父亲的画像,但这并没有什么意义,顶多他怀疑自己的父亲曾经来到过邮局的五楼,仅此而已。

  “找个房间休息吧,等过了今天晚上之后继续查探邮局五楼的情况。”杨间说道,不再研究那些画像。

  他虽然知道这些画像诡异,可眼下他的主要目的是邮局本身,而不是这些无关紧要的画像。

  李阳点了点头。

  两人决定先进房间躲上一晚上,他们来到了501号房间。

  房门紧锁,无法打开。

  “队长,门打不开。”李阳压着声音道:“我去试试其他的门。”

  他觉察到了有些不对劲,立刻前往502号房间去,结果很显然,第二个房间也打不开房门。

  然后503,504号房间也都尝试了,最后全部的房间都上锁了,没办法打开。

  “所有的房间都上锁,这地方对信使这么不友好么?”杨间说道:“你动用了灵异力量没有?”

  “也不行。”李阳动用鬼堵门的灵异,试图干扰整个房间。

  但是很快,他脸色骤变,眼前的房门剧烈的震动了两下,直接把李阳给弹开了,一股更强的灵异力量阻断了他的影响。

  鬼堵门的灵异失效了。

  “动用灵异力量也没办法打开其中的一扇门,这五楼是怎么回事,还是说这所有的房间里都有人居住,所有房门反锁了?”杨间眼睛一眯,他抬起了手中发裂的长枪。

  心中隐约有了猜测。

  当即。

  他毫不犹豫的对着501号房门狠狠的劈了下去。

  柴刀本来是迟钝的,但是触碰到灵异的时候却会变的格外的锋利,能够轻易的肢解灵异和厉鬼,之前他就靠柴刀硬生生的将鬼橱给劈碎了。

  下一刻。

  房门瞬间被劈开了一道口子。

  眼下还未熄灯,房间里本来应该是漆黑一片的,但是这一道口子劈开之后里面却有光亮起,那不是灯泡散发出来的光,而是烛光,不,确切的说是油灯的光,那灯光很黯,微微摇晃,里面影影绰绰,看不出来里面到底是有人还是没人。

  “看来不是打不开,是手段不够的问题。”杨间说道。

  他手段有些暴力,想要再次抬起柴刀将这门给劈开,然而下一刻,里面却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咳嗽声。

  “咳咳,新来的信使么?”

  一个声音从房间里传来,这声音有气无力,似乎不太健康,但是杨间通过那房门的缺口,并没有看见里面有人。

  “刚上楼就试图破坏房门,你想害死所有人么?一楼到四楼的经验难道没有让你学会这里的规矩么?”声音虽然有气无力,但却透露出一丝的不满。

  毕竟任谁在这里呆的好好的被人劈掉了房门态度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我还以为五楼没有信使,没想到居然有信使入住,真是一个好消息。”杨间闻言非但没有忌惮,反而有些欣喜起来。

  他二话不说,就想要冲进去将那个信使揪出来。

  结果下一刻。

  嘎吱!

  隔壁502号房间的房门却突然打开了,一个脚步传来,却见一个五十岁出头,有些老态的男子快速的走到了门口,沉着一张脸道:“别去501号房间,睁大你的那只眼睛看清楚,那个房间里到底有没有人存在?”

  杨间神色一凛,脚步一停看向了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你也是五楼的信使?”

  “我不想看到你这样的年轻人无缘无故的死在五楼,而且刚才我留意到你在那副画像前停驻了一会儿,真没想到,你和画像之中的他长的几乎一样,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我不会开这间房门的。”

  杨间皱了皱眉,他再次打量着这个人。

  “怀疑我是很正常的,不过我还是要说一个事实,501房间里没有人,那是一个凶间,你进去了之后多半是很难活着出来。”这个五十岁出头的男子十分慎重的说道。

  杨间看了看501号房间。

  他透过那劈开的房门裂缝,鬼眼窥视。

  里面依旧是油灯摇曳,却始终看不到人,但声音却在继续传出来:“滚出这里,别再打搅我,否则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似乎有人真的对杨间不满,发出了警告。

  但实际上,里面却空无一人,情况十分的诡异。

  杨间差点就被这声音吸引,然后硬闯了进去。

  “其他的房间估计不会为你打开门了,今晚住我房间里吧,正好,我有些事也想问问你,在这地方待太久了,很多事情已经弄不清楚了。”

  那个五十岁出头的男子挥了挥手,示意杨间进入房间,随后他先走一步,独自返回了房间。

  李阳看了看杨间:“队长,现在该怎么办?”

  杨间神色微动,思考一下道;“先去502号房间里待一天,可以试图从那个人身上获取一些这里的情报和信息,这个房间的确有些邪门,暂时避一避好了。”

  李阳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两个人转而向着502号房间走去。

  但正当他们要步入这个房间的时候,隔壁501号房间那个虚弱的声音却又突然响起了:“嘿,有意思,好不容提来到了五楼,居然警觉性这么差,502号房间一直是处于空置状态,你们居然要进入这个房间,那里据说以前关押着一只厉鬼,刚才我听到了那房间打开的声音,多半是那厉鬼又出来了。”

  “不过邮局的五楼存在特殊性,那鬼被关押在房间里,无法离开房门,所以鬼只能把人引进去。”

  杨间听到这话,浑身一震,脚步猛地止住了,他看着前面502房间。

  昏暗一片。

  那个五十出头的男子背对着杨间和李阳,继续往前走着,似乎没有回头的打算。

  李阳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因为501号房间里的声音说的对,刚才502房间的这个人的确是没有走出房门,只是在房门口打了个招呼。

  所以502房间的人是被关在房间里的厉鬼?

  那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此刻在昏暗的房间之中转过身来,他开口道:“不要信501房间的声音,这鬼东西每天都会胡说八道,谁也不知道这个声音到底从哪来的,有人推测是一件灵异物品,有人推测是房间本身就有厉鬼徘徊,也有人怀疑是以前的信使没有死去,因为某种原因被困在房间里。”

  “时间不多了,马上就要熄灯了,你不想死在外面的话就赶紧进来,我不会一直打开门等你们,如果你们怀疑我的话,我会立马关上门,不会再管你们的死活。”

  “队长,该信谁啊?似乎看上去都有点不太寻常。”李阳此刻不禁冒出了冷汗。

  这邮局五楼的情况真的有这么凶险么?

  才刚刚上楼就碰到了厉鬼。

  而且鬼就在房间里。

  “邮局五楼的规则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相信每个房间不可能差别这么大,有的房间可以住人,有的房间却住了鬼,不过也不排除某个房间被灵异入侵的可能”

  杨间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两个房间的人互相说对方的房间有问题。

  501号房间里的声音说502的人是鬼。

  502房间里的人说501房间里的声音是灵异现象,其实那个房间早就空无一人了,进去了很有可能出不来。

  不管怎么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房间其中一个房间是必定有问题的。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是不会相互说对方有问题的。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两个房间都有问题。

  “两个房间都别进去,找第三个房间。”杨间迟疑了,他不想去赌这一手。

  不赌就不会输。

  这一刻,王察灵说的对。

  杨间和李阳转身就走,去试图打开其他房间的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