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五楼熄灯_神秘复苏
笔趣阁 > 神秘复苏 > 第1024章 五楼熄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24章 五楼熄灯

  第1024章五楼熄灯

  501和502两个房间疑是有问题,杨间也不想去分辨哪个房间有问题,哪个房间没有问题,所以最好的方法就干脆不选,选择别的房间去休息,等观察几天之后清楚了这里的情况,自然就可以很容易的判断出来。

  所以他和李阳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没有去踏入那个502号房间。

  502号房间里的那个五十岁出头的男子,此刻站在昏暗的房间里看了过来:“其他房间的房门不会为你们敞开的,而且有些房间被信使做了一些布置,其中的危险会更大,虽然你们不信任我,但我还是会好心的提醒你们一句。”

  “祝你们好运。”

  说完这句话之后,这个房间的房门砰地一声猛的关上了,随后周围再次恢复了安静。

  隔壁那501号房间里也没有声音继续传出来了,但透过那门上的裂缝,里面灯光摇曳,依旧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杨间听到刚才那个人的话,不由沉吟了起来。

  似乎五楼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要复杂。

  挂满墙壁的各种油画,疑是有厉鬼徘徊的房间,打不开的房门.现在再加上一条,其他的房间甚至还有陷阱,那是其他五楼信使布置的,这样做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占据一个房间,保证自己随时来到邮局都有一处落脚点。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杨间又得考虑一个问题了。

  也许,五楼的信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少。

  信使的数量只有超过房间数的时候,信使们才需要去争夺一个房间,否则的话,房间一人一间,根本就不会闹矛盾。

  除此之外。

  还有一点可能,那就是住在房间里有一些好处,这些好处是有利于信使生存的,所以房间不单单只是居住属性那么简单,还有利益价值,因此才值得信使去占据,去争夺。

  一到四楼的时候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

  因为大家都可以挤在一个房间,只是房间挤多了人之后有可能会被邮局内游荡的厉鬼光顾而已,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坏处。

  “队长,你觉得他的话可信么?”李阳心中也疑虑重重,无法判断出那个人话中的真假。

  杨间道:“真假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的确是存在很多的危险,邮局内之前摸索出来的一些规律和信息,或许在这里都会统统失效”

  话还未说完。

  猛地。

  杨间脑袋一转,目光一凝,鬼眼立刻睁开了,向着一处地方看了过去。

  “我刚才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窥视我,那眼神似乎就来自于墙壁上的某一副油画上。”

  他扫看那个方向的墙壁,看到了很多人物的画像,但是此刻画像都正常了,无法判断哪副油画真的有问题。

  “已经五点四十分了,再过二十分钟就要熄灯,晚上熄灯之后,如果这里有鬼的话一定是会出来活动的。”

  李阳说道:“这些油画到时候要是真的有不对劲的地方,那么就可怕了,这种数量.很凶险。”

  油画几乎挂满墙壁,如果油画和鬼画那样,存在着问题,那的确是一场噩梦。

  杨间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收回了目光:“等晚上看情况,我有意选择这个时间点来邮局,就是想看看晚上的五楼,邮局内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一切的古怪都是来自于邮局的五楼,或许这里能够揭开什么秘密。”

  没有继续逗留。

  杨间扫看了一圈,最后选择了最后一间房间。

  507。

  既然前面两间房间有问题的话,那么最后一间房间应该能多少正常一点吧。

  杨间走了过去,他直接鬼影覆盖了整扇房门。

  他试图用鬼影来压制这房门上的灵异力量然后强行打开。

  然而很可惜。

  房门晃动,却始终没有办法打开,似乎这房门从里面就给封死了,而且这种封锁并不是普通手段上的封锁,而是涉及到了一种灵异封锁,正是因为如此每一扇房门才没有办法轻易的被打开。

  “老规矩,李阳,你让开点。”

  杨间又动用了手中的柴刀,他不打算拖泥带水,继续对着房门就劈了下去。

  507号的房间里面似乎是空置的,劈裂房门之后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传来,也没有灯光亮起,非常的安静。

  这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

  继续劈了几下之后,房门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这个时候杨间将鬼手伸了进去摸了摸,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把门给堵住了,竟然没办法打开。

  猛地。

  杨间触碰到了什么东西,他迅速的收回了手掌,然后他手中竟然抓着几缕黑色的头发,这头发腐臭,像是埋在泥土里有一段时间了,带着尸臭味。

  黑色的腐烂头发缠绕在门后的门把手上,堵塞了房门,让外面的人没有办法强行推开。

  “是被人故意用这玩意塞死了房门,所以没有办法轻易打开。”杨间脸色一沉,他清理出了一小堆腐烂的头发。

  在鬼手压制之下,这些头发纵然是诡异,带着某种灵异力量,可却发挥不出原本的效果,只能被快速的祛除。

  很难想象,就这么一点东西就能封锁一个房门。

  鬼影难道连这一点头发都对付不了?

  杨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他觉得应该是五楼的房门比较特殊的缘故,这五楼的房门似乎能够抵御更强的灵异力量,如果想要从外面打开门的话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房门如此的牢固,住在里面的人肯定也是很安全的。

  但反过来却可以这样想,这邮局的五楼需要如此牢固的房门,那是否证明着,邮局五楼的凶险会远远超过其他的楼层?

  “嘎吱!”

  不管怎么说,在清理掉了一小堆腐烂的黑发之后,杨间很顺利的打开了房门。

  房间里面昏暗一片,但是对杨间而言却没有丝毫的影响,他的鬼眼无视光线的影响,直接将房间里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五楼的房间比四楼的房间要大,不再是一个单间了,而是一个比较宽敞的客厅,在这个客厅里,有餐桌,有沙发,有一些看似比较贵重的装饰,摆件,而且整体的风格不再是四楼那种老旧的木质家具,而是比较具有现代风格的样子。

  “不对。”

  杨间感觉到了房间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再次睁开了几只鬼眼,加强了鬼眼的视线。

  很快。

  视线之中的房间开始扭曲模糊起来。

  那些现代风格的装饰变的虚幻,不再真实,原来房间里的一切景象一切布置,都是受到了灵异干扰所产生的假象。

  只是这种假象几乎和真实的没什么两样,普通人甚至是一般的驭鬼者根本就分辨不出来。

  无视虚幻的影响,房间在鬼眼之中呈现出了真实的景象。

  昏暗,压抑,诡异,老旧的墙壁上斑斑驳驳,长着青苔,家具也非常的陈旧,多年都没有清洗过,布满污渍,甚至还有很多血污干枯后留下的痕迹。

  这种环境之下,住上几天人都会心里压抑。

  灵异造成虚幻的假象,改变了房间里的装修风格,减少了阴暗压抑的感觉这反而是一件好事。

  就算是你明知道这一切是假的,但也比呈现那种无法接受的真实要好的多。

  “房间里被其它的信使布置过,如果按照502房间里的那个人所说的那样,这里面可能存在陷阱,我先进去探一探。”杨间看了看时间。

  时间还够,并没有那么急迫。

  李阳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杨间立刻大步走了进去,他来到了客厅,鬼眼扫看四周,但是因为邮局的特殊性,他鬼眼的视线是没有办法穿透墙壁的,所以还是有一些区域没有看清楚,需要走过去逐一排查。

  客厅里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值得让人留意的东西。

  鬼眼驱散了虚幻的景象,将屋子里的真实一幕呈现了出来。

  杨间随后又来到了卫生间,他查探了一番之后也没有发现异常,但是他进入房间之后却立刻觉察到了不对劲,他的鬼眼发现了床底下有什么东西存在。

  当即,他微微的俯下身子。

  却看见床底下放着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尸体笔直的躺在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不是一具普通的死尸,而是一只还未触发杀人规律的厉鬼。”

  杨间略微观察了一下,立刻就得出了结论。

  因为如果是普通尸体的话,这尸体早就腐烂了,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这具尸体只出现在了鬼眼的视线之中,普通人的视线之中这具尸体是不存在的。

  仅仅这两个特殊性,就可以断言,这绝对是一只厉鬼。

  “507号房间的信使不可能不知道这点,这里的信使应该是故意将这具尸体摆放在床底下的,他这样做的目的就只有一点了,那就是利用这鬼杀死试图进入这个房间里的其他人,从而确保这个房间永远都是属于空置的状态。”

  “而这房间的信使敢这样做,肯定是知晓这鬼的杀人规律,知道怎么做才能规避被鬼盯上的风险,所以才有恃无恐。”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又要从新评估这邮局的五楼了。”

  “这一层,是允许鬼出现的,甚至是出现在房间里,如此看来,房间的安全与否取决于信使的实力了,如果实力不足,无法驱除房间里的鬼,那么房间不是一种保护,反而是一个陷阱。”

  杨间盯着床底下的尸体看了看,然后二话不说,直接用鬼手将其拖了出来。

  鬼手压制的情况之下,这具面目全非的尸体没有任何的动静。

  显然,这鬼的恐怖程度并不高。

  如果太过恐怖的话,这个房间的信使也不敢将其放在床底下。

  “房间没有问题,只有人在这房间里摆放了一只厉鬼,还好被我发现了,否则贸然住进去的话晚上只怕会被鬼给盯上。”杨间拎着这具尸体,他想了想,随后就丢在了501房间的房门前。

  面目全非的尸体依旧没有动静,也没有复苏的迹象。

  不过他也暂时不想去管了,而是和李阳返回了房间并且关上了门。

  507号房间算是暂时的占了下来。

  李阳来到房间里坐下之后,立刻道:“队长,我们现在没有送信任务,时间充足,完全可以花点时间,确认五楼信使的身份,然后在外面找到信使,并且将其控制住,获取邮局的情报。”

  “直接这样贸然住进来,到底还是有些冒失了。”

  “我知道,但总归我们是要来到这里的,不过现在已经有突破口了,502房间的里面疑是有信使居住,逮住他,很多事情都能知道。”杨间目光闪烁。

  他有了想要立刻动手的打算。

  李阳道:“那502房间里的人也有可能是厉鬼。”

  “所以才需要动手,一动手,是真是假,一切都清楚了,五楼的信使留着迟早是一个祸害,杀了也无关紧要。”杨间对信使的身份很反感。

  他觉得现在的信使都会间接或直接的引起外面的灵异事件。

  而且因为信使的身份原因,他们根本就不会和负责人一样,考虑外面的影响,考虑如何把灵异事件处理掉。

  他们的立场就是完成送信。

  至于其他的,信使都是不管的,哪怕一封信会引起厉鬼的失控,对他们而言也不重要。

  所以邮局的信使,无错也该杀。

  时间来到了五点五十分。

  还剩下最后的十分钟了。

  “不要浪费最后的时间了,继续检查一下房间里面的情况,然后做好一些准备,晚上我决定到房间外去看看。”杨间此刻说道。

  李阳心中一凛:“夜晚在邮局闲逛?这可不是一个好选择。”

  “之前的经验告诉我,邮局的秘密都是在晚上出现的,想要有所收获就必须得冒险,我一个人行动,你只需要帮我守着这个房间就行了,我需要一个可以暂时避难的地方,来解决后顾之忧。”

  杨间说完又看了看李阳手中的那个玻璃瓶。

  “这玻璃瓶里的尸体肯定不简单,我也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部位,也许凑齐之后会有些收获。”

  再次确定了一下房间的安全之后,杨间和李阳各自分工了。

  然后时间再次来到了晚上六点。

  六点整。

  邮局熄灯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