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窃取_神秘复苏
笔趣阁 > 神秘复苏 > 第1111章 窃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11章 窃取

  第1111章窃取

  深夜。

  太平古镇外。

  冯全扛着两具床单包裹的尸体,跟随着那个旅店的刘老板来到了太平古镇外的一处河边的荒地上。

  这片荒地长满野草,而且野草长势格外的茂盛,比一人都高,郁郁葱葱,反观其他地方的野草则是矮小,瘦弱,蔫不拉几的样子,不知道是这片荒地肥沃,还是靠近河边水源丰富的缘故。

  “到了,就是这。”刘老板停了下来。

  黑夜里,他的倒影拉的老长,昏暗的油灯此刻摇曳不定,最后带着冯全来到了这里。

  这是一处埋尸地。

  放在以前就是人们常说的乱葬岗。

  “挖个坑,把这两具尸体埋在这里。”

  刘老板指了指前面的一片杂草较少的空地。

  冯全麻木的目光微微转动着:“小镇里死的人都被埋在这里么?难怪这片荒地上的野草长的如此的茂盛,不过陆陆续续的有人死了,有人失踪,就没有引起人的注意?”

  “太平古镇是什么地方,你不是知道么,你觉得普通人来到这里能够调查出什么东西?”刘老板笑了笑:“你不是想知道这里的秘密么,你帮我做事,我可以讲一些给你听。”

  “我想了解有关鬼湖的信息,你知道多少?”冯全没想到这个老板如此的直接,不用自己旁敲侧问居然主动的提起。

  这样也好。

  省的拐弯抹角浪费时间。

  当即,冯全将两具死沉的尸体往地上一丢,拿起手中那沾满泥土的老旧铲子就在地上挖起了坑,准备将这一对情侣尸体葬在这片荒地上。

  虽然这两个人很无辜。

  但涉及灵异就是这样,总会有人死去。

  冯全见惯了生死,两具死尸对他而言再稀疏平常不过,和一件真正的灵异事件比起来,才死两个人这已经算是很少,很少的伤亡了。

  外面一件灵异事件爆发,哪次不是死个几十,几百甚至是几千人的。

  沾染泥土的诡异铁锹虽然是一件灵异物品,但是用来铲土也是可以的,并不会产生特别的灵异现象。

  “鬼湖啊。”

  刘老板提着油灯,找了个草少的地方蹲下来,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包烟,熟练的点燃,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

  吐了个烟圈,刘老板才慢悠悠的说道:“这事得从一口棺材说起,那是摆放在太平古镇祠堂后堂里的一口黑色棺材.这事情已经过去几十年了,还得从我小时候说起,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小时候的记忆总有个别几件印象深刻。”

  “那口棺材就是其中之一。”

  冯全挖坑的动作停顿了少许,他看了看刘老板;“那口棺材有什么特别的?里面关着厉鬼么。”

  刘老板说道:“我从记事开始那口棺材就已经摆放在祠堂里了,不知道那口棺材放在那里多久了,大致是民国时期留下来的一口老棺吧,不过对于这么一口老棺材我并不太在意,毕竟那时候的古镇,家家户户都有备一口棺材的习惯。”

  “直到有一天,我晚上出门撒尿,无意间来到了那祠堂附近,隐约之间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哭声响起。”

  “太平古镇有很多忌讳,天黑不出门就是其中之一,第二个忌讳就是,夜晚不进祠堂.那天我犯了两个忌讳,我被哭声吸引翻墙进入了祠堂,并且心中好奇,到底晚上是哪家的姑娘在哭泣。”

  刘老板抽着烟继续道;“我循着那个哭声来到了祠堂的后堂,我见到了一口老旧的黑色棺材。”

  “毫无疑问,哭声是从那口棺材里传出来的,而且棺材的周围有一滩水迹,似乎是棺材里的人哭出来的眼泪。”

  “也许是年少无知,也许是一时好奇,我以为棺材里面关着一个姑娘,所以我想去打开那口棺材把那个人救出来。”

  “你打开了?”冯全放下铁锹问道。

  刘老板笑道:“没有,我试图掀开棺盖,结果却被人拦住了,是一个不认识的人,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人的样子,是一个穿着黑色的长衫,满脸皱纹,死气沉沉的老人,他拦住了我,并且微笑劝诫我离开。”

  “我当时脑袋有点蒙,浑浑噩噩的离开了,后来我才知道,祠堂后的那口棺材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姑娘关在里面,听长辈讲,那是一口空棺,遗放在那里很久了,而且祠堂里也根本没有什么穿着长衫的老人。”

  “而这,是我第一次知晓小镇的秘密,也是第一次涉足灵异圈。”

  说到这里,刘老板竟有些感慨起来。

  “再后来怎么样了?”冯全继续挖坑,听着刘老板诉说着他以前的诡异经历。

  刘老板说道:“后来连续一段时间,祠堂里都传来了那个女子的哭声,每当夜晚都听的特别的清楚,我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知道有一天,太平古镇的一些老人做出了一个决定,将那口棺材运出祠堂,就和今天这一幕一样,找个地方埋了。”

  “埋了?埋在什么地方。”冯全敏锐的察觉到,那口棺材的埋葬之地就是酝酿鬼湖的源头之地。

  刘老板抽着烟眯着眼睛道:“埋在现实之外,活人无法涉足的灵异之地,那是通过一艘黑色的小船将棺材运走的,没有人知道那口棺材运到哪里去了,只知道那一夜之后太平古镇再也没有了哭声响起,一切又都恢复了安宁。”

  “黑色的小船?那是什么。”冯全追问道。

  “老一辈讲那是送死人离开的鬼船,活人如果上了船,则永远没办法回来,不过这只是故事罢了,用来骗小孩的,我并不信这一套。”刘老板这个时候露出一丝笑容。

  笑容有些诡异,仿佛想到了一些特别的事情。

  “之所以活人没办法回来,那是因为他们不想活人乘坐小船回来,因为船上有一只鬼,只要乘船,就会遭受厉鬼的诅咒,遭受不详和危险,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避免,所以严格说起来那是一条不归路也不算错。”

  冯全神色微动:“如果船上有鬼的话,把那鬼关押处理了不就行了?”

  “也许那艘船就是那只鬼。”

  刘老板瞥了一眼:“年轻人总是把事情想得这么简单,能送走死人的船你以为普通么?算了,船的事情不多做讨论了,说说你感兴趣的鬼湖吧。”

  “其实在你们来之前我就已经听到了有关鬼湖的信息,当我听到这些消息的一瞬间,我立马就想到了那口运走的黑色棺材.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有情况的话,估计也差不多要发生了。”

  “只是没想到,鬼船运走的棺材会最后形成鬼湖,甚至影响到了外面。”

  冯全皱起了眉头:“所以,这就是鬼湖的真相?你之前不是说,鬼湖的失控是因为关押了太多的鬼么?”

  “我说的是鬼湖的起因,不是鬼湖的作用,那些人利用那口棺材做了什么,不是当时我一个小孩子所能知道的。”刘老板说道。

  “关于鬼湖关押厉鬼的作用我也是后来才慢慢推断和猜测出来的。”

  “原来是这样。”冯全点了点头。

  这样就很合理了。

  这个刘老板只是见证者,不是参与者。

  “所以,找到那口棺材,处理棺材里的那鬼,就能解决鬼湖事件了?”冯全又道。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刘老板说道,他撇过头去,目光沿着那条小河往远处看去。

  远处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只能隐约看见河面泛起少许的亮光。

  “如果那口棺材里的鬼那么好处理的话,以前的老人也不至于将那口棺材运走了,所谓利用鬼湖关押厉鬼,绝对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也许只是一个被迫无奈的选择,要不然鬼湖早就应该形成了。”

  随后刘老板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冯全沉默了,他现在已经把坑挖好了,挖的很深,不容易被找到。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这片长满杂草的荒地继续响起。

  两具死尸开始被掩埋。

  而在鬼湖之中。

  宛如雕塑一样沉入湖底的杨间并未永远的沉沦在这片阴冷黑暗的湖水之中。

  伴随着时间的过去,他身上的寒冷和麻木竟在渐渐的褪去,这种感觉不是身体上的感觉,而是某种灵异和压制正在不断的削弱,不,鬼湖之中的灵异力量并没有削弱,而是对自己的影响越来越小了。

  这种变化很奇怪,让人说不出来。

  但是至少,杨间现在可以睁开鬼眼窥视湖底的一切,而且手脚也渐渐的能够活动起来。

  相信只要这种变化持续下去,杨间还是能够在湖水之中恢复行动能力的。

  “我可以等下去,但是阿红和李军却等不下去,这次的行动才刚刚开始,不能折损太大,当务之急是想办法保住阿红的命,只要阿红不死,李军就不会死去,这次的行动就不算是失败。”

  杨间此刻稍微有点好转就想着如何逆转局势。

  他觉得,自己必须想办法力保阿红。

  但是现在的自己可以做什么呢?

  鬼眼转动。

  湖底,杨间除了看见了那口打开一角的黑色棺材之外,还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淤泥之中看到了一个涂满红漆的橱子。

  那是鬼橱。

  鬼橱此刻斜着沉在淤泥里,仿佛陷在其中,无法脱困。

  “这鬼橱到底是什么玩意,它的诅咒居然能够延伸到鬼湖之中。”杨间惊疑不定。

  似乎鬼橱的出现提醒着他,哪怕在这种地方,交易依旧能够继续。

  “想要趁火打劫,让我在这个时候开启新一轮的交易么?”

  他渐渐明白了这鬼橱的想法。

  这种绝境之下,的确是很容易让人急迫的想要寻求帮助。

  但杨间却很冷静,甚至一点也不惊慌。

  他就算是被困在了这里,也能在这里生存很久,短时间内是不会有死亡的威胁。

  此刻。

  杨间的手脚再次恢复了一些行动,他发现自己可以缓慢的在水底行走起来了。

  能动了之后他的心思再次活络了起来。

  “我并不需要鬼橱自保,所以开启交易是很不理智的,但是如果我利用鬼橱的话,现在也许可以救下阿红,只要保下了阿红和李军,等我恢复行动之后一切才能好起来,没有李军的鬼火连接平安大厦,我很难离开这里。”

  杨间鬼眼继续盯着那不远处的鬼橱。

  短暂的思考之后他想到了一个特殊的方法。

  一个既不用开启交易,又能利用鬼橱帮他救下阿红的方法。

  杨间他无法灵活的迈开手脚,但是在水下他的身体是轻盈的,还是有一点行动能力。

  他极力的向着鬼橱靠近,同时也在身上摸出了一张贴纸。

  这是愿望贴纸,在贴纸上写下愿望就会被实现,是之前从那个叫赵雅的小女孩手中获取的。

  “在鬼湖之中愿望贴纸的作用多半是会失效,但如果我写下救下阿红的愿望,然后送去鬼橱里面,那么鬼橱就能屏蔽鬼湖的影响,到时候愿望贴纸就能起作用了,而一旦愿望贴纸起作用,那么愿望贴纸就会和鬼橱交易产生冲突。”

  “到时候是鬼橱的交易起作用,还是实现愿望的贴纸起作用呢?亦或者两者都受到影响,不起作用?”

  这是灵异对冲。

  也是杨间唯一能想到保下阿红的办法。

  只要这一步成功,接下来他就可以静静的等待自己彻底恢复行动,然后摆脱鬼湖的影响,回到湖面上去。

  “至于那口棺材,暂时不能去管,我现在没有能力去接触那口疑是鬼湖源头的棺材。”

  靠近鬼橱之余,杨间鬼眼又扫看了那口黑色的棺材一眼。

  某种联系和感应越来越深了。

  他知道自己就是受到了那口棺材里的东西影响才能恢复行动,否则的话杨间也会和其他人一样飘在水中无法恢复。

  实际上。

  杨间不知道的是,不是他在受棺材里的鬼影响。

  而是记忆的世界之中,他战胜了那入侵记忆中的厉鬼,此刻正在驾驭鬼域之中的厉鬼。

  不。

  严格上说这算不上驾驭,因为鬼还在鬼湖,并没有在杨间身上。

  但是偏偏杨间身上却已经在逐渐的具备鬼湖的灵异力量了。

  因此,这称之为窃取比较合适。

  杨间正在以一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方式不断的窃取鬼湖的灵异力量,

  至于窃取的极限是多少,没有人知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