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_淫龙(坑)(H)
笔趣阁 > 淫龙(坑)(H) > 第20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章

  小题大做。无弹窗WWW到时问起来,馥雅只消说自己是好意,三言两语便能糊弄过去。

  小狐狸因觉自己不认识寐灵,便也不搭腔。

  玩的累了,盘在素白肩上闭眼小睡。

  从後花园到青龙院子路程不短,尴尬的沈默让寐灵不自在,便想找话来说,素白冷淡,不若傻兮兮的小狐狸好哄,她道:“阿离,听说你最近都在修炼,很少出来玩啦。”

  小狐狸睁开眼,看到她肿起的脸颊,想起昨天自己被打了,一样是被打,就有点同情她,於是决定不计较她说自己笨的事。

  “嗷,我最近都有在专心修炼,已经有人形啦。”

  寐灵在心底耻笑,九百年才修得人形,这得是多蠢,但面上却显出亲热的笑容,“真厉害,大人一定很高兴吧。有了人形,阿离也算是真正的妖精啦!”

  “这样吗……”小狐狸意兴阑珊,“我觉得当狐狸挺好的,修炼很无聊,学人类走路也很烦。”

  从小就在称赞中长大,灵根甚高的寐灵自觉无法理解朽木的思维,她g笑两声,“阿离,一会在大人面前,你会帮我说话吧?”

  素白侧头看她一眼,很快收回目光,“寐灵夫人的事,还请不要牵扯上阿离。”

  “我同阿离说话,又没问你。”因想起刚才素白疏离的态度,寐灵也没好气。

  素白在碧青那冷言冷语听的多了,也不在意这j句,倒是小狐狸不乐意,“不许凶阿白,你真讨厌!”然後对素白说,“阿白咱们快点走,不和她一起。”又说,“我想吃核桃了。”

  “嗯,阿白回去剥给你吃。”

  素白一甩袖,身形如飞燕般腾空而起,往家而去,留下身後气愤的寐灵。

  回到院中,青龙小睡已起,坐在书桌後看书,碧青在他身後打扇。

  小狐狸要吃核桃,素白便捧了一盘来,拿了小锤子一个个的砸。小狐狸自己吃j个,又叼了核桃r去递给青龙,满是口水,青龙自然不会吃,夸了他乖,依旧把核桃塞进他口中。

  四人窝在书房,砸核桃,吃核桃,看书,打扇。

  拨l鼓被丢到一边,有了吃,再好玩的玩具,也得往後排。

  没多久,外头蚁奴进来通报,寐灵要见青龙。

  小狐狸和素白只管做自己的事,并不说话。

  青龙让领了她进来,寐灵一进书房,便期期艾艾的哭著扑进青龙怀中,肿起的半边脸颊,扭曲了原本玲珑的面孔,馥雅下手著实不轻。

  “大人,您要为寐灵做主啊!”

  青龙一派风流的勾起寐灵削尖的下巴,“这是怎麽了?”

  寐灵眼泪汪汪,“是馥雅,他打的我。大人,他太过分了!仗著自己道行高,在後院横行霸道,我气不过顶了他一句,便让他打了。”

  碧青虽不喜寐灵,但更讨厌馥雅,於是在青龙耳边道:“瞧寐灵夫人这脸,馥雅公子是过了,再怎样,大家都是伺候大人,哪能仗著自己道行高就欺负人呢。”

  青龙问:“到底怎麽回事?”

  寐灵拿了帕子擦眼角,避开肿痛的脸颊,哀哀道:“我今日去找涟姐姐,想跟著她学做您ai吃的桂花糖糕。涟姐姐答应了教我,便让我陪著一起去後花园收那十j株桂花,途中遇见了馥雅,他出口便说涟姐姐心地险恶,为了讨好大人,霸了宅中所有的桂花,不让旁人分一杯羹。可您是知道的,涟姐姐向来温和大度,往日里,别的院中哥哥姐姐要做桂花糖糕,不是自己院中有桂花树,便是去向涟姐姐要蜜了的桂花,哪像馥雅说的那样。我气不过,便说了他一句,他就……呜呜,大人您要为寐灵做主啊,他太欺负人了!不止打人,还说,也就是在宅子里,如果是在外头,我这小命都得丢了!”她又低低的哭,想了想,又补了句,“当时素白与阿离也在,他们都是听见的。”

  从以前到现在,来告馥雅状的人不少,但馥雅依旧嚣张,可见青龙对他的维护。

  更有一点,青龙不ai听人搬弄是非,这也是为何素白不将所有事与青龙讲的原因。

  素白千年来的谨言慎行,得了青龙的好感。

  碧青眼珠一转,叹道:“寐灵夫人,听碧青一句劝,馥雅公子的道行,就算您天天不吃不喝十二个时辰修炼,也是追不上的。他又得大人宠ai,不若……将来还是绕著走吧。”

  “大人──”寐灵低头哭泣擦泪,显得楚楚可怜,“您说这後院里,最喜欢的就是我,难道现在看著寐灵被欺负,却还要我忍让?”

  青龙将寐灵柔软的身子搂在怀里,轻拍脊背安抚。

  碧青讥诮的撇了下眼珠,这床上的话岂可当了真,还拿出来说,真要笑煞人。

  一面之词不可轻信,青龙道:“素白,你来说,到底是怎麽回事?”

  素白放下手里的笑锤子,下了榻,立到青龙面前。

  “事情便如寐灵夫人所说。”

  寐灵的确未说谎,只是言语间稍稍修饰,就可让人觉得馥雅十足可恶,她是被欺负的无辜可怜小绵羊。

  素白素来不偏颇,本可为馥雅说两句,但因阿离的事,便也懒得说。

  青龙沈了脸道:“馥雅太不像话。你去传我的话,令他过来与寐灵道歉。如若不肯来,便与他说,我这宅子里,容不下他这尊大佛。平时耍耍小x子便也算了,竟威胁说要取人x命。既不想修仙,乘早别占了地方,早些收拾了滚出去。”

  寐灵嘴角微翘,算这素白看得清眼前形式,知道後院里谁最得宠。不过今天他到底是得罪了她,将来有机会,也是他好看的,寐灵得意忘形的想。

  素白出去传话,不多时馥雅便与他同来,换了一身月牙白se,收敛了张扬,红著眼眶,一副弱态。

  馥雅知被寐灵得了先机,也不解释,只是放低姿态道歉,又说了j句讨好的话,跪在青龙身边,口口声声说要收敛x子,请青龙罚了他禁足思过。

  寐灵本以为依著馥雅的x子,必定得再大闹一场,到时她在青龙耳边添油加醋的说j句,使得青龙怒火更甚,应该能令馥雅失宠,谁知馥雅如此伏低做小,哭的比挨了打的她还要惨,又主动领罚,让青龙软了心,不好再说旁的。

  碧青瞧著馥雅这般作态,就知寐灵著实太n斗不过馥雅,便也不多话的立在一旁只当看戏。

  倒是小狐狸,一天瞧了两场热闹,虽不甚明了,却也悟出做人比做狐复杂许多的道理。

  彼时,梅奇奇还不明白,後院的这些叔叔姨姨是青龙的什麽人,他们为什麽闹为什麽争。

  他只知道吃和玩。

  有的吃和玩,又有爹爹和素白陪伴,他便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狐。

  作家的话:

  大家中秋节快乐,吃了月饼没\(o)/

  ☆、22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7.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7.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